余秋雨:凉州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关键所在

时间:2017-09-17 00:34来源:大西北网 作者: 点击: 载入中...
  ■余秋雨

        谢谢主持人、陈青部长、柳鹏书记,我们来自于全国各地第一流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特别是我们武威市我们的干部、民众、学者,大家早上好!
  
  你看我们这次叫做凉州文化论坛,规模如此之大,但是有可能给一般人造成一个小小的误会。就是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很好,社会发展也很好,大家重视文化了,很多地方就会邀请一批学者到自己的地方来讲讲自己历史上的文化重要性。这样的论坛在全国各地开的确实很多,我们这个论坛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一个模式当中去了呢?我今天无论如何要很负责地告诉大家这个论坛很特殊,不太一样,因为我要表述一个观点,也是我今天的演讲的题目,就是:凉州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关键所在,这个很难能够做到重要关键所在。做到重要关键所在很难,就是像我们身体里边,我们有一些中医来治病的时候看看没有什么的地方,一按按到你的穴位带脉去开,这个穴位之一就是凉州文化,表面上看看,他很平静,实际上是血脉的一个枢纽所在。我这样想呢,并不是仅仅在这里我这样讲,我在哪儿都这样讲,包括几年前我在联合国总部做中华文化的历史演讲的时候,也以很大的篇幅讲到了凉州文化,到处都讲,不是仅仅在这儿讲。所以今天能够到我们的武威来讲凉州文化我觉得很高兴,因为待会有很多专家都要讲,那么专家的论述有的可能比较深刻,对于我们一般的干部群众来说,听起来可能需要有一个入门的过渡,那么我就是作为一个入门的过渡,由浅入深,我属于浅的部分。我从宏观的意义上来说一说凉州文化的重要性,所以我可能讲的时间不长,讲三个部分,一个就是讲在宏观意义上凉州文化的关键作用。第二个就是对于我们武威在重新弘扬凉州文化方面,我提几条建议。第三,我谈谈我本人和武威的关系。
  
  现在我们开始讲,先讲第一个就是在宏观的意义上凉州文化的关键作用,我不能不给武威的朋友们从一些根本的概念上讲起,凉州文化论坛那里面有一个非常常见,却又搞不太清楚的概念。文化,什么叫文化?我们可以对文化有好多好多美丽的词藻来形容它,但是它的本身是什么呢?如果要给它一个定义的话,我们今天中国考古学的权威都在这儿,从考古的意义上讲的文化,是个什么样的文化。马家窑文化、仰韶文化,这个文化指的是人的生态武器,人的痕迹,那就是文化了。但是在成熟的意义上,就是我们一般的意义上来讲文化,我给文化做了一个最简短的定义,因为文化的定义,现在世界上有两百多个,我所想的定义是比较简单的,作为文化史,人类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体,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体,这种文化是这个地方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共同问题,哪个民族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就组成了哪个民族的它的文化。所谓中华文化,就是中国人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体。后来欧洲有一个大学者叫荣格,我们翻译成中文是光荣的荣,及格的格,荣格。他说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最后都沉淀为集体人格,这点上我讲的有点深了,但是我想我们武威的朋友能够听明白集体人格就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最后沉淀为集体人格。中国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集体,整个这一天大家都明白了,这集体人格当初最早翻译的时候,从梁启超到鲁迅都把它说成是国民性。
  
  鲁迅先生有阿Q正传,祝福,孔乙己来研究中国人的国民性,也就是研究我们的集体人格,这是对文化研究的一种小说的表达方式。那么这一说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文化其实它是有一个优化的过程,不是说一说文化就一定是好的,所以我们刚才不再讲的叫优秀的传统文化。文化当中也有并不太好的文化,就是我们讲到法西斯文化呀,小人文化呀等等等等,这是不好的。我们讲正面的文化是弘扬、优化的过程,我们历史上的伟大的人物,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提升一个民族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提升这个民族的,集体的一个我们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中华文化它的历史悠久,但是他在跨入成熟门槛的时候,那个时间是什么时候呢?当年我们在座有些专家也参与了,当时国务院有个断代工程,所以比较多的专家认为我们跨入成熟我们的门槛,中华文明好像应该在4200年前。
  
  我们现在是公元21世纪,是公元前21世纪,我们就像你刘翔跨栏一样,我们只要是人类历史上我们是第几名呢?跨过成熟我们的门槛,我们好像不是第一名。第一名应该是现在情况有点麻烦的事的伊拉克那个地方,我们都知道,两河文明历史特别早,第二名应该是尼罗河边的埃及,那我们是不是第三名呢?有争议,好像也不是,好像应该是印度河边上,印度文明也有两河,一个恒河,一个印度河,这个比较早的是印度河,这地方我都去考察了。我们应该是第四名,但是,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这是四大文明唯一不中断的,延续到今天的,只有他---中华文明。这么讲,唯一不中断且延续到今天的文明就是中华文明,其他几个文明都衰败了,很早衰败了。衰败的原因有各种各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原因,是他们很奇怪的走向了保守。我到现场,到他们的现场花了很长时间去考察,还冒着生命危险去考察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比较早地走向了保守。而中华文明他总有一种生生不息的,来优化自己的功能。在这个优化过程当中,凉州文化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一下子跑到凉州文化了,我为什么这么讲呢?我想请大家想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在讲国学的时候,我们讲比较多的是诸子百家,我们都很尊重他们。孔子、老子、孟子、庄子、墨子、韩非子、诸子百家、百家争鸣,是我们中华民族在思想领域里边的一次大解放,一次大会汇聚,了不起百家争鸣,但是我们想一下就靠这些诸子百家他能不能建立唐代,能不能建立一个伟大的唐朝,就靠他们这些言论,这些言论很优秀。我写过很多书,很多文章来歌颂它们,来崇拜它们,但是我们心里非常明白,就靠他们好像还不能建立伟大的唐朝。也就是说就靠他们的话,我们很可能像两河文明,像爱情文明,像印度河文明一样辉煌过一阵以后,很快慢慢的进入保守而衰退。
  
  一个非常重大的原因是,我们的诸子百家很辛苦,很智慧,很善良,很了不起,但是他们有些共同的缺点,这个缺点就是他们对空间的把握还过于狭小,它们不知道在它们的思维空间之外,人类还有别的空间,他们对遥远的空间缺少窥探力,缺少掌控力。他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别的文明,百家之外还有更辽阔的世界,他们不太知道。另外,他们这些了不起的学者做了油车,在这儿讲,那儿讲,但是他们严重的缺少执行力,严重的缺少把一件事情做成的,那种马背上的雄风,那种在天苍苍野茫茫的那么一种天、地下把一些事情做成的决断力,指挥能力他们都缺少。由于这几种能力的缺少,使它们快速的失去了它们的魅力。
  
  其实,当我们中国建立秦朝的时候,诸子百家的魅力已经只有少数,比如法家,还是起比较大的作用,但他的境遇也很糟糕,到汉朝的时候,其实道家,包括后来董仲舒说独尊儒术,这个儒术和儒家的“儒”距离已经是很大了,所以诸子百家的辉煌在两大帝国已经不是那样的灿烂辉煌了,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哲学的产生,这个哲学就是对更大的空间的探索能力和掌控能力。我们需要寻找一条通道,我们需要寻找我们的这种文明和外面文明对话的可能性,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会保守,就会走向尼罗河边上的埃及的地步,他们所产生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产生了。在这种情况下面,我心想结果慢慢的会发现一点,当伟大的唐朝出现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两个大毛病,诸子百家的两个大毛病都被克服了。唐代的长安,你看有七十几个外交使团,有3万个外国人留学生,通用这波斯的金币,白折腾的营地,用的是罗马的医术,世界各国宗教的道场在长安都能找到,他就是是个世界级的都市,而且当时由于西罗马帝国已经灭亡,所以也是全人类最繁华的都市,这是诸子百家难以想象的。
  
  前不久我在西安,他们正好有一个长安文化的研讨会,我给你们讲,我当年到埃及南部的一个城市叫卢克索去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胖胖讲解员在讲,他说这个城市古代叫底比斯很可能是古代世界最辉煌的城市,后面他轻轻地讲一句,当然除了查案,它讲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我们几个中国人在,但它必须讲,因为它不讲的话就违背了尝试。就当时公元七世纪八世纪那个时候长安世界上是灿烂辉煌的,所以我们在研究诸子百家和唐朝的距离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想到一条非常重要的通道——河西走廊,我们不能不想到一条我们今天越来越重视的道路——丝绸之路,我们不能不想到这条走廊,这条道路中间的关键——凉州文化,这里是非常重要的,枢纽型的作用。很多年前我在兰州演讲的时候,我说河西走廊和丝绸之路是人类文明的第一通道,但是大家觉得很奇怪,现在我看到好几个英国学者在发表论文的时候赞成了我们说法,丝绸之路是我认为我们的第一通道,当然过去也有通道,比如讲地中海,但如果和我们丝绸之路相比,它的文明的交流度和它们残酷的战争之间的关系比较起来,丝绸之路还是第一文明通道。刚才主持人讲到很多年以前我当时,我曾经是大陆最年轻的高校校长,辞去职务,我居然从上海第一站来到的是甘肃高原,我当时已经经过文化研究知道,中国文化的穴位和深入在哪里?在通道,一个文明要保持住伟大,要真正的伟大的话,他一定要寻找通道。他们所寻找的第一通道,非常重要的通道--河西走廊。河西走廊,可以说了汉武帝,霍去病他们用英雄的马骥开拓的这套做法,但是这条走廊要保持住,要优化生态。我在讲就是一个伟大的文明,能够把握一个更大的空间的话,需要有通道,这是我们新的文化秩序的这个第一条。这个通道的开辟需要有英雄马骥。但是这个通道的保持。
  
  这个通道的开辟需要有英雄马蹄,但是这个通道的保持需要优化生态,而我们的河西走廊了,符合了这个规则,这汉武帝已经知道了,他已经实行了,他已经发现了叫祁连山的雪水对于这发展农耕文明的重要性,又有很好的畜牧场,这是发展提高他们生态的非常大的一个优点了,但是光有天气还不行,还必须有人气,他就进行了移民。除了军事移民之外,他们还实行了屯垦移民,有的时候一下子来了18万屯垦者,而这个屯垦过程当中有很多事,中原掌握了优秀的农村技术的农民,一下子把河西走廊的农业生态大大提升了,这一提升使得这条通道不在荒芜,让霍去病他们的英雄马蹄开出的通道不再荒芜,这了不起,但是光有英雄马蹄光有优化生态,作为这条通道它还不太伟大,没想到公元四世纪的初年,公元301年,好像上天的有意安排,一个很有学问的儒家学者张轨做了凉州刺史,就是通道的一端强有力的把诸子百家最好的文化压在我们通道的那一段了。
  
  我前面讲到诸子文化有诸多局限性,但它优秀还是优秀,当它如果来到了通道口上的时候,他的优秀就变得更优秀了,这要感谢藏族归唐,由于它的努力,有一大批的学者来到这儿,来到了武威,这里当时学者云集。所以陈寅恪先生曾经说,凉州这个地方啊,当中原大乱的时候,他居然把中原文化保存得很好,让中原文化很好地进入到隋唐文明。所以这个通道不仅仅是地理上的通道,它也是时间上的通道。他把容易灭亡的中原文明承认,发扬广大,然后再输入到了隋唐,这是凉州当时非常重要的贡献,所以这出现了文化哲学新的一条通道,就是说通道是否伟大,决定于它负载着什么文化。这个通道是伟大的,他首先不在中原,最优秀的文化出现在我们这儿,但是作为通道,除了文化的这一端之外,通道还应该有文化的那一端,那一端来了很多优秀的外地文化,域外文化,其中主干是佛教文化,主干是佛教文化,就那头挑的是儒家为主的中原文化,另一头是以佛教为主的西域文化,慢慢传进来了,当佛教文化传进来的时候,通过凉州来传进来,凉州的地位就完全变化,凉州就变成极其传奇的一座文化城市。
  
  应该说张轨他们能够让它成为儒家的中心已经很传奇了,没想到佛教以宗教特有的神奇使得凉州上升为神圣的一个城市,可以说是神圣的。大家知道公元六世纪中国出过一本叫《高僧传》是吧?《高僧传》就是高僧,就是最有名的和尚,大家知道吗?《高僧传》里边凉州当时占了一半。一个凉州在佛教文化里它起的作用有多大?嗯,当然我们凉州人人人都知道,但是需要在中国要普及的就是鸠摩罗什在凉州的事迹。当年啊,中国当时佛教文化刚刚传入的时候,抢一个佛教大师往往需要发动非常大规模的军事远征,这个时候连军事远征真的变得很可爱,几千里路,浩浩荡荡的马队干什么去?去抢一个佛学大师去,去抢一个文化大师,具体人物我们武威的人都知道了,首先他们抢到了道安,已经70多岁,抢了以后他说你们抢我不太有用,对大乘佛教的一些东西,真正懂得是龟兹的鸠摩罗什。当时才快40岁,比它年轻30岁,他们觉得一个老人推荐一个比它年轻30岁的人,那还了得,再去抢,居然又把龟兹的鸠摩罗什抢了,抢到半道上,发动抢的这个主使者已经失去了权利,所以抢的人就这样当走到半道,就是我们武威了。在我们武威让鸠摩罗什住下来,一住十几年,这不得了,一个了不起的让佛教文化传入中国,让西域文化传播中国,让印度文化传到中国的关键性的生命,在凉州被培养。鸠摩罗什,本来他的佛教知识已经让道安这样的人都钦佩了,但是他在凉州让他成为了一个真正桥梁式的人物,它本来只是在龟兹传教,但是凉州让它精通了汉语,精通的程度大家可以看看他翻译的佛经,有很多佛经的词,到现在为止,其中最多的语言学家也很难动得了他的字。他这个汉语功夫主要是在我们武威培养的啊,因为当时我们的统治者有点怕他,知道他是财宝,所以有好多兵护着他,而这些个兵的好多都来自中原,它不仅学好了汉语,而且学会了各地方言。
  
  鸠摩罗什,他后来到长安的时候似乎又被抢到了长安,抢到长安的时候,他就成了一个可以挑几种文化的真正的桥梁式人物,鸠摩罗什。这不仅是他的了不起,这也是凉州的了不起,凉州在鸠摩罗什崛起体现了它的关键作用。活生生地在这培养了一个桥梁,龟兹的鸠摩罗什还不完全是桥,但是武威的鸠摩罗什就成了桥梁,这必然是这样,这个桥梁太重要了。如果没有他,唐代、宋代中原这些佛教,它这没法有一个高层起点,大家不要仅仅看成是翻译,不是这样的。
  
  他在裁定好多词汇的时候,其实都是一种哲学创造,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了不得,我在我好多论文里边分析,比如佛教里边无和空这之间的关系,这里面的琢磨都是当年佛教知识和中国语言文字之最高层次,这个不能不感谢我们的凉州,为感谢我们的凉州,当时的佛教文化在凉州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以后,当时的佛教文化一度就是中国文化的最高坐标,这其实也能说明我们诸子百家的局限。本土的文化浓度够高了,为什么这个外来的文化一下子就可以占领我们的土地呢?可见我们的诸子百家还是落了好多关键的内容,譬如对于形而上的思考,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我们的诸子百家思考的比较复杂,它们是治国平天下,它们考虑的是管理也比较多,社会管理学比较多,对于人生做形而上的思考,那个佛教就解决这个问题,一下子传遍了,所以当时的凉州文化真是整个中国的,非常重要的核心所在,所以难怪鲜卑族执掌中国以后,他们要做的一件事情是要到凉州来抢人,这个抢夺按照我的讲法,是一种比较可爱的,我给正面评价比较多,他对于文化的一种敬仰,所以鲜卑族的北魏王朝,他们在占领凉州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把凉朝的精英进行迁徙,我们不要小看武威不要小看凉州。
  
  当年啊,凉州的人才是大批的被迁徙,有的到了关中,到山西平城云冈石窟所在地,就一批人被抢过去。其实,在古代历史上,战争很重要的一个价值就是文化争夺,不仅仅是领土和财富,很重要的是文化争夺,所以在古代,我们难怪他们争夺文化,可见当时凉州的重要性,成了所有人的眼红的胜利。因为交通不便,我们的办法只能靠抢,只能靠强制或半强制的迁徙,我这么讲了吧,我前面讲到凉州,关键就是我们中华文化虽然很多,需要更大的空间接受外面文化,外面的文化所以它需要用通道。我前面讲通道需要一个英雄马蹄,要优化生态,但是还不够,还必须要有重要的文化。
  
  重要的文化的一边是张轨带来的儒家文化,一边是佛教文化,但佛教文化带有宗教的神秘感和神圣感席卷的时候,凉州它也得有神秘感和神圣感。中国所有地方大都一样,凉州当时是这样,但是还缺一个,缺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有了,你看军事开拓,儒家文化,佛教文化化都有,缺一个东西,什么东西呢?艺术,宗教如果一旦和艺术连在一起,它就变成了一个万世不灭的形态,就留存下来了。
  
  大家想一想西方,我们在讲文艺复兴的那些大师,米开朗基罗、拉菲尔、达芬奇的时候,他们的作品全是宗教的东西,艺术家和宗教一旦结合,艺术达到最高峰,宗教也达到最高峰,这是我们形象艺术,如果在音乐上,无论是巴赫,无论是贝多芬,无论是莫扎特,他们最好的作品也是宗教领域,艺术和宗教一旦结合在一起,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大家会大幅度的变样,谁也没有想到凉州居然完成了。这个结合我们天梯山石窟,一下子把宗教和艺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公元五世纪是中国的石窟文化的繁荣昌盛时期,但是天梯山石窟是它的源头之一,天梯山石窟它的来源当然和龟兹有关。今天我们龟兹的院长都来了,龟兹在过去呢,有一个地方有个地方叫犍陀罗,我昨天给陈爱民馆长讲,我在那待了一段时间,现在在巴基斯坦境内。大家知道吗?这个军事是有关,佛教本来不太重视造像,造一些塔啊,一些象征性的物啊,但是没想到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历山大东征的时候,他在东征的队伍里夹带了很多希腊雕塑家,东征到现在巴基斯坦这个地方,就犍陀罗的所在地,把佛教文化和希腊雕塑紧紧连在一起的时候,创造了犍陀罗艺术,慢慢传到我们龟兹,又有龟兹传到我们凉州,传到我们武威,就出现了我们的天梯山石窟,其实我们敦煌艺术也在这个脉络之内,这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反射,它居然把佛像用希腊雕塑的方式,出现了人体的力度,他在脸部的轮廓你仔细看都有希腊雕塑的力度,它的鼻子,它的眼窝,还有膝盖,它一旦和人体紧紧,原来一些那真是有希腊雕塑功夫,而且无论是天梯山石窟还是后来的云冈和龙门,他们都由希腊雕塑带来的,在希腊神殿里边的特殊的空间处理方法,所以使得依山而作的雕塑在空间把握上别具魅力,当然正是能够融合的东方宗教的宁静超脱,所以天梯山石窟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石窟,当时主持天梯山石窟的一个重要人物,叫昙曜,在我看来,在那个时代肯定是世界第一流的石窟建造艺术大师,他同时是大艺术家,又是大佛学,于是我们北魏王朝在争夺凉州人士的时候,南面要把凉州的佛教艺术家也争夺过去,所以昙曜就来到了平城。
  
  他在公元460年就开始在平城做云冈石窟,主持云冈石窟,他用的就是凉州的风格,所以考古学家,在1987年发表论文“凉州模式”,他说的模式就是天梯山石窟为范本,迁徙到了大同,山西大同,就当时叫平城,云冈石窟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凉州模式”,只是后来北魏王朝的首都迁到洛阳又做龙门石窟的时候,连龙门石窟也带有“凉州模式”,所以提出来这是“凉州模式”,但是我几年前在北大讲课,讲中国文化史的时候,我提出是“凉州风范”,我觉得模式的这两个字就所谓后来的变化很大,既然变化很大的话,我说既然在传播是一种凉州的风范,它一直在流传了。其实,像昙曜这样的大雕塑家,他是完全有资格成为世界上类似于米开朗基罗、达芬奇这样的人物的。后来由于特殊的各种各样政治原因,没有如此。但是我前面主张要在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门口塑造凉州过去的昙曜的塑像,大家现在如果去山西大同云冈石窟,大门口出现了一个非常高的雕像,就是我们凉州大艺术家昙曜的一个雕像,这个雕像是中国美术馆长馆长吴为山先生雕刻写意,因为它完全没有任何记载,它要长什么样,但知道他是西域人,但有一点西域的面容,它又带有一点佛教徒的神情,雕得非常好,所以我专门写的文章。我说一个凉州的大艺术家,凉州的大佛教家,他的雕像出现在山西大同比较起来更合适,当然我希望这也有,但是看到一个更合适,理由是表现的是凉州的风范,他是可以流传全国的。在这种凉州风范里面,他才有了既有我们的儒家文化为主体的中原文化,又有从外面传进来的非常了不起的佛教文化。谁也没想到,以凉州为中枢,又有了和佛教文化联系在一起的大艺术,一定会出现一个伟大的王朝了。
  
  过渡性的是隋朝,变为一个大成果的是唐朝,了不起的唐朝,所以我在山西云冈石窟,大家看完那个时候最后有一块碑是我写的,我说中国由此迈向大唐,这一条栏是凉州文化,这条栏是以天梯山为中介的,以整个佛教文化和其他文化联系在一起的世界规模的一种气息突然出现了,在大唐出现以前,我们当然还很感谢,凉州文化什么都有了,我前面讲过英雄马蹄、优化生态、儒家文化、佛教文化等,了不起的意思,但是还需要有一次大迁徙,所以我们感谢隋炀帝在公元609年在我们河西走廊举行了一次古代的世博会,古代的大事不会,他让整个东西都来了一次大检阅,然后重新开拓这条路。使得一个伟大的唐朝,真正的成为唐朝。我这么一讲,大家是不是感觉凉州文化对我们中国出现一个宏伟的时代的重要作用,所有作用就是凉州文化,大家大家不会感到过分,也不会感冒,我仅仅在今天,在这里讲才把它讲得那么好。其实这番话我对中国和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会这么讲,凉州文化是缩影,是关键,是需要。
  
  好,这个我讲完以后呢,我需要简单的讲一讲,我们现在重新弘扬凉州文化的时候,我有几个建议,供我们武威市的朋友参考,凉州文化非常重要,我们在弘扬凉州文化的时候呢,首先要明白凉州身份,这指的是什么呢?就是我又看到我们甘肃的一些朋友有的时候写一些幽默的文章,是我们甘肃文化,唉呀,拿不出来啊,人家都不重视啊,不像有一些比较热闹的地方那么重视,有的文化还被人家骂来骂去,像河南文化骂着骂出名了。我们为什么甘肃文化交际也没有,都说着不要,其实我们甘肃文化地位很重要,我们不要有这个心态,我们是中华文化重要的主人,我们没有必要像下面层次不高的人与人家争论,表示争论,不要拼命的争论我的重要性。如果拼命地争论自己,难过、不断的气愤,这个没有必要。我们在宣传做文化的时候呢,要平心静气的讲实实在在的东西,不要讲大话,不要讲空话,不要奖牌,不要讲让别的地方的文化生气的话,不要试图把人家全比下去的话,这个不要讲。所以中国文化现在是出现这个情景,我们凉州文化在宣传过程当中要避免这一点要,前几年我经常讲到有好多有趣的话语,在我们各省的语言里面讲了,比如山东,因为诸子百家很多人在山东,那么山东就认为没有山东就没有中国传统文化,那么河南就笑了,是啊你们山东诸子百家以后,但是夏商周在哪里?不知道我们河南吧?噢,这个更厉害了,但也有一些人讲到,比如武汉的朋友说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近代,安徽的朋友说,没有安徽就没有五四运动,因为陈独秀是安徽人,对不对;无论是陈独秀,都是安徽人。后来湖南的朋友非常安静说,长江、黄河都是湘江的余波。这下资本又更大了,这个话我还在中央电视台听到的,就很大,所以大家竟想讲大话,时间长了以后觉得很可笑,我们不不要讲这样的大话,我们是用有种平静的高层次的方式来说明中华文化怎么回事。凉州文化怎么回事?不要进入这样的争执,这个心态要好,就是要有什么心态呢,要有赢主人家的心态,我们是中华文化的主角之一,而且在现在在提倡一带一路的时候,这个主角又走向了前台,是一个正在走向前台的主角,你要有主角的身份,而不要气呼呼的给别的地方去争高低衡量短长,这不必要,这是第一个建议。第二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叫凉州身份。第二个要确定凉州话语,然后凉州话语指的是什么呢?我们待会会听到我们中国层次最高的一些学者的讲演,但是我们要传播出去的呢不完全是这些语言,也不是我刚才讲的某些语言,不是,这些层次是现在和一般的传播语言距离比较大,我们要知道我们的研究语言在我们凉州话语里边最多涨百分之三,百分之七要有魅力的阐述事实的语言,让普通的民众知道,让我们的语言---凉州话语一样具备轻松话语,普通话语和国际话语,需要具备这个话语不要完全按照我们这些学者一样老在这个圈子里转,但是我们现在、待会,我们也要听到的,需要的,因为我们凉州的干部凉州的,我们应该明白这些学术难题,但是我们要做转换。这一点呢,对我印象很深的是欧洲的一批启蒙主义者,他们努力的把非常深的学历编成了人人都可以感应的一种有魅力的文化,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个是我们凉州需要做的事情,我们需要有一批人有魅力的人论述我们凉州问题,注意青春话语,普遍话语和国际话语,而不要一直在很高深的方面上停留,高升对我们这个场合需要,对普通的情况下,我们要寻找。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把高深的话语加一些故事,加一些形容词他就变得轻松了,不是,这是另外一种学问,我非常重视,是我以前几十年前研究的,也就莎士比亚中间有一个两个就能姐弟俩个人把莎士比亚的故事变成非常美丽的现代的英语故事的一个巨大贡献,因为绝大多数读者都是看它们的书知道什么莎士比亚的,莎士比亚的剧本根据懂没法看,剧本这上了一个人,这儿有个牌,这个根本你看不明白,一定要看那个他们的故事,所以有好多极优秀的第一流的大师都参与了通俗化的阐释,这个我们需要寻找,凉州文化也需要寻找。
  
  刚才我比陈青部长讲,我在中央台看到了一个我们甘肃拍的一个很好的片子,叫河西走廊,很感动,他是一个一般人都能感觉的到的话题,而且呈现方式也很有魅力,我非常希望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往前走,做一个凉州文化或者梦幻凉州或者牵引,然后这样一个一个作品把我的-6级就可以了,可以变得更通俗,更能够被国际接受一点,这个一定能够做到。一定是这种话语就是电视话语,网络话语,不仅是研讨会的话语,这个一定要做到,在做的时候呢,河西走廊因为时间比较长,长度也比较长,所以它的内容有的有点多,我们做的时候对我们研究凉州文化的话语呢,话语要简洁一点,我们不能讲很多很多,武威有很多很多文化,这一点不错,但是我们向外传播的时候,多了以后就显得有点杂,多了以后让人家摸不清头脑,任何地方都可以做比较多的文章,有一次给我们上海附近的宜兴的朋友讲,宜兴的非常好的地方是他的陶瓷,他的瓷煮茶和紫砂壶比较好,但他拼命的传播,他们曾经出过几百件事,那么我就说这个话题有点多,理由很简单,你们看到过我写过一篇文章叫《10万斤》是吗?足不出国10万多个京师,但是你那么重要的地方指出过几百名太少了,这不是个大话题你知道吗,这有的说不是一个话题,话题不能杂,我们也避免话题杂,有的时候你话题太复杂呢把短项和人家的长项比了,这就是我们要突出它。
  
  我建议从汉代到欧元四世纪五世纪是我们凉州文化传播的一个主要魅力,而且这个是主要魅力的,强调文化哲学和通道哲学,而这个通道哲学和我们丝绸之路一带一路正好遥相呼应,这个就可以了,不要不要太杂乱。我们在网上要建立一个凉州文化的一个比较固定的团队,能够有比较固定的信号播出去,让大家很多感受,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第二个建议。第三个建议,关于凉州旅游的问题,讲到凉州身份,凉州话语,凉州旅游。旅游的问题呢,现在世界旅游组织在我们中国成立了,旅游非常重要,这个重要性不去讲它了。就是我很多年前讲的,我做世界那么多国家,比较贫困的国家第一收入往往是旅游收入,比较富裕的国家旅游不是第一收入,但是几百年最稳定的收入也是旅游收入,就像你的人一样,老师给人类文化的人看,欣赏他,自己也会变的质量高质,那么一个城市,一个地方也是如此,一定要发展旅游,但是发展旅游的时候我们肯定有误区,我们对旅客有一个错误的判断,以为我们的旅客好多是冲着文化来的,不是,这我一定要掌握对文化的角度,一定要说明这个话,这多数游客并不是完全为文化来的,大家不要以为那些古迹,那些庙宇,那些碑文,具有如此吸引力可以到人家带着自己的妈妈,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几千里过来在这儿住几天,为了看自己的碑文,这是不可能的事。尽管我们做文化学者,知道这个规模很重要,这是完全两件事,现在世界第一旅游胜地还是法国的地中海沿岸。
  
  我们都知道高纳尼斯,摩纳哥我去了好几遍,走来走去,居然没发现一处是古迹,这让我很惊讶,因为有,但是它们觉得比如拿破仑又夺回王位上位的地方就是一出,但是它们没有标牌,它们说有人问起我们会告诉它,但是游客当中对历史感兴趣的是极少部分,在少数当中对法国史感兴趣的是更少部分,对法国史感兴趣的,对拿破仑感兴趣的是更少的部分,所以他们不应该为非常少的部分把我们的蓝天白云反转,把这些东西都争夺了,所以地中海海岸更好的是生态,所以我们这个凉州文化如果要发展旅游的话很抱歉,结果是文化,但是起头一定是生态。美丽的环境,其实我不应该美丽的环境,寂静的空气,很好的美食,朴素,还有卫生的住宿,这些东西是世界各种旅游的一个共同的地方,除了古代旅游之外,还要现代旅游。
  
  现在的主生态综合体,这花海,现在有好多现代企业家做的也是我们旅游的一部分,连在一起才让大家知道凉州历来是一个生态优美的地方,古代优美,现在也优美,古代日子过得好,现在日子也过得好,一定是这样的感觉。
  
  我曾经问过好多书记和市长,我说你们会不会因为那个地方出了两个状元,你们带着自己年迈的妈妈和你的孩子在那儿居住几天?他说那不会,我说你不会,别人会破坏,所以重修这个东西是需要的,但是你知道这是他们在生态旅游的过程当中的一个目的,它目的之一,但是真的在吸引它们的,一定是整体生态,整体生态当中当然有一个说起来很浅薄,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美食,全世界走,美食非常关键,我们让家庭亲人来,美食也非常关键,我们不要完全搞特色美食,特色美食好像很重要,不可普遍。普遍美食很重要,一般家庭中普通的人,它不一定吃得惯特色美食,我们到西南少数民族去的时候,他们自己也忘,我们真的受不了那些骚啊、腥的味道。他们认为你们那边没有,一定喜欢吃,但是不,我们尝一口就可以了。分析的还是正常的美食好,这是我的几个建议,就是第一个身份,凉州的身份;第二个是凉州话语;第三个是凉州旅游。最后按照我们刘书记的建议,我要讲究我和凉州的关系,这个呢我们考古学家政策我无法完全确证。
  
  很多年以前,江苏常州叫我为一个人题词,他们造一个庙,余阙庙。余阙我昨天到这里已经去朝拜过了,余阙庙在常州,这个余阙呢,14世纪元代的一个将军,它很英勇,它的伟大并不是因为它在凉州人里边是很少有的进士,它是进士,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面对这陈友谅攻安庆城的时候,安庆当时是安徽的非常重要的城市,攻的时候它是首席将军,它居然由于破城以后他不仅自己自刎,而且它的家里人就投井而亡,这非常英勇,好多安庆的市民也跟着它死亡,这非常英勇,连陈友谅,甚至陈友谅感动了,朱元璋也感动了,朱元璋表彰它,而且让宋连给他写传记,说明一些传记就写到了余阙,武威党项主任就把三相包写到这个,那么有一个栖霞市的专家,我们这里有最大的栖霞市的专家,我也遇到这个栖霞市告诉我,他说我们武威有一些人在成吉思汗来的时候本来是西夏王朝的,在成吉思汗来的时候加入了成吉思汗的队伍,后来成吉思汗蒙古人败的时候,有一批人有铁木氏改成姓余,我这个余啊,改成余,这个数量不少,而且有很大一部分人来到了浙江和江苏。我是浙江人,这一点对我诱惑很大,因为我觉得这似乎有一点余脉的一个根基,因为姓余不是个大姓,所以他不想心里紧张,不像姓王的那么那么的难找,我们的比较少。
  
  我另外还有一个事情,我曾经给我们写的艺术界的朋友余光中先生,诗人,小说家余华,指挥家余隆讲,只要你的血液里边有着对大漠的理念,有着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有着一种跨越时空的激情的话,你很可能是伟人,我可能我因为从这拿出来的。
  
  这一点我在内蒙古也曾经讲过,这样的话很可能是伟人,因为我们现在都知道基因可能被改造,那么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感觉,我的基因,冥冥之中被甘肃高原改造过,否则的话我不可能30多年前没有任何指引就来到了甘肃高原,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一直说好像是,我的余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武威有关,估计是原来就在这儿,西夏王朝是党项人,后来成吉思汗来的时候投入了成吉思汗的队伍,成吉思汗败了以后改姓余,有一部分到了浙江,这很可能是我的祖先,这可能性是非常大,而且我们素质当中似乎有这样的基因,后来呢,余氏宗亲会非常隆重的在澳门举行全世界的一个宗亲会,余氏宗亲会说起来好笑,因为余氏不多了,所以特别热闹。
  
  我有一次哈佛大学讲课的时候,波斯顿宗亲还给我送几个词,一些老人,这个阶段我在余氏宗亲会的会上专门讲了,余式和武威可能的关系,因为当时还没有那么多考古学家,我说可能的关系,余氏的很大一部分人,只要他们写得比较坚强,有空间感的人都觉得自己和我有关了。
  
  结果我演讲以后投票需要会长的时候,我被选为世界余氏宗亲会的名誉会长,我这个会长和这个没有关系,不管怎么说,这个是没有确切考证的,一个带有某一种浪漫主义理想的一个思维,但是我确实无疑的就是一点,我的生命基因一定是和凉州有关。
  
  谢谢大家!

 
  (2017.09.16)
  
  
(责任编辑:张云文)
>相关新闻
  • 凉州:五千余名贫困群众喜迁新居
  • 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凉州一期生猪养殖小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
  • 《凉州词》陈列馆正式开馆
  • 凉州文化研究院揭牌仪式昨举行
  • 凉州文化论坛暨中国·河西走廊第七届有机葡萄美酒节隆重举行
  • 凉州城区天马湖东片区六条道路建设工程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至尊宝娱乐官网 www.robmccardle.com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保护隐私权??|? 免责条款??|? 广告服务??|?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至尊宝娱乐官网??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